10.0

2022-09-02发布:

国产人妻无码13p【妈妈这辈子】(全本)【作者:不详】

精彩内容:



  第一章

  一切的開始都是來源于一個小孩子的錯誤認知,但是沒有辦法,誰讓我有一個老是要應酬的爹呢。在我我爸爸還年輕的時候,正是工人們扛起祖國脊梁的時候,那個年代做銷售的人只有兩個結果,要幺餓死,要幺暴富。而我家的男人都是天生的銷售,于是沒上高中就去跑「江湖」成功,年少多金的成功人士老爸,娶了當時家鄉國企化工廠的廠花老媽。做過校長的外公本來是很反對的,畢竟是老知識份子,更希望媽媽嫁給教師或是「大檐帽」(不是警察哦,當時指的是公務員,八大局的人)。但架不住二人青梅竹馬,老爹又嘴甜會說話,再有就是年少多金,母親嫁過去不愁過日子,于是就便順其自然了。

  爸爸對老媽特別好,畢竟美人誰不愛?但是工作的原因仍然要逢場作戲,陪客戶縱橫夜總會。回到家老媽就算再溫婉賢惠也要發脾氣,畢竟自己有一個美麗的老婆,卻要去找小姐花天酒地有些太傻了,這關乎性感嬌美的媽媽在女性魅力上的尊嚴!爸爸問只能好言相勸媽媽說對那些小姐只是交易,並沒有感情,順帶訴苦,畢竟外面的小姐怎幺也是不如媽媽撩人的,當時的中國女性太多因爲長身體的時候營養不良長成一副柴火身材的了。但是這些顯然不應該被心智不成熟的孩子知道,經常被灌輸這些信息,對于留著銷售血統卻被嚴管零花錢的我來說,時間一久就總結成另一種信息:1。男女之間花錢做這個就是個交易,和拿錢找個老師給我補課沒有區別,只不過是給爸爸補課。

  2。媽媽比外面的女人值錢。

  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這對于女人來說意味著多大的屈辱,于是我媽媽這輩子的生活可想而知了。

  那個時候還上小學,正是媽媽褪去青澀綻放少婦魅力的時候。因爲外公是校長,又只有我媽媽一個女兒,外加我爸也有錢,媽媽的身材保養的特別好,168的身高在那個年代的女性當中實在少見,36D的胸圍更不必說,屁股不大但足夠圓潤,和周圍一群棺材板比起來那可真是……臉蛋雖然不是多漂亮但看久了也比較耐看。所以不管走到哪我媽媽都必然會是視線的焦點。

  正是那個時候很普通的一個夏日傍晚,爸爸出國,所以只有媽媽牽著我的手回家,天熱媽媽穿的也挺少,一對奶子呼之欲出,雪白的手臂舉著遮陽傘,腳踩著那種只有幾根繩子的高跟涼鞋哒哒的響,經過了小區門前的民工帳棚,由于管路改造,整個城區都要重鋪管道,要施工一個多月,經過棚子的時候正好兩個民工坐在小板凳上曬太陽,上半身光著,下半身穿著灰短褲,雞巴因爲太長,龜頭從短褲腿裏伸了出來(有朋友吐槽我說之前說過的30CM,但是當時這個畫面給我的沖擊力真的讓我認爲民工的雞巴都超長)。兩個民工的視線一直沒離開我媽,每次經過這裏的時候在外面坐著的民工都會當著我媽媽的面嘴裏不幹淨,這一天又是。

  「這奶子,嗬,這白,這要是操上一回。」

  「這個小區就這個女的長得最好,媽的外邊找的小姐比她差遠了,要是能操一晚上花倆人的錢我都幹啊。」

  「長成這樣的都是有錢人,哪有當婊子的,操,看著她我又憋不住了,晚上得去找個小姐」

  ……

  每次聽到這種話我媽媽都是皺皺眉頭拉著我快走,我媽媽從心裏厭惡這些民工,但是教師家庭從小的教育讓她很少和潑婦一樣吵架,畢竟這些民工也僅僅是口花花。今天也是這樣,但是一直想買一個拼裝玩具的我突然心裏一閃:今晚找小姐、倆人的錢都行、真想操她……可以從他們那裏拿錢啊。這個時候媽媽正巧想起家裏沒醬油了,和我說「江江,媽媽去買瓶醬油,你先上樓。」我答應之後卻悄悄跑到民工棚那裏,問剛才的民工說:「我媽媽漂亮幺?」那兩個民工一臉驚訝,但還是說「挺漂亮的。」然後我問他們「今天晚上讓你們操但是要給我買玩具。」「哈哈哈哈這小子傻了吧」「我說的是真的,我有辦法,你操辦完了給我錢也行。」這時候兩個民工愣住了,然後把我拉進了棚子,棚子裏一股味熏的我差點背過氣去。

  因爲我媽天天接我下學所以民工棚裏的其他民工也都認出我了,所以就更蒙逼了。這時拉我進來的民工對棚子裏的其他民工說:「這小子說可以讓我們今天晚上玩他媽媽,但是要給他買玩具。」

  然後棚子裏就炸開了「就那個特漂亮奶子特大那個?」「我操,一個孩子知道啥?」

  「孩子瞎說你也信」

  ……

  棚子裏的民工七嘴八舌的說了一堆,拉我進去的那個民工說「反正完事給錢,他有辦法就試試呗,那女的那漂亮,萬一就操著了呢?」這時候棚子裏面的民工們可能想起了我媽媽的樣子,下體都支起了帳篷,其中幾個估計已經被欲火燒到腦子的民工覺得可以試一下就問已經快被熏死的我說,「晚上我們咋弄啊?」

  我想了想我媽媽的作息喜歡,捂著鼻子甕聲甕氣的說:「你們在我家後窗那邊等我,7點左右我給你們打招呼,你們上來。」敲定計劃以後趕緊跑上樓,開始寫作業,不能讓媽媽批評我結果耽誤正事。

  吃了晚飯繼續假裝寫作業,然後偷偷聽外面的聲音,看了會電視媽媽像往常一樣開始洗澡,聽到水聲之後看了下屋裏的鍾,時間差不多,就跑到家裏廚房後窗往下看,估計是棚子裏有些民工不信任我,沒有都來,只有8個人在那眼巴巴的望著這邊,我趕緊擺手讓他們上來,然後在門口等著。貓眼裏看到他們上樓了之後把門打開了,我家的大門正對著浴室,民工們進來之後聽到浴室裏的水聲都明白怎幺一回事了,一個民工開始脫衣服,其他的民工也開始脫,夏天本來就穿的短衣短褲不到一分鍾都脫幹淨了,八根粗大的雞巴都早就硬起來了。

  民工們都迫不及待的走向衛生間,因爲家裏只有我,媽媽也沒有鎖門,民工們推開了浴室的門,媽媽很快就大叫了起來,但是民工更快,媽媽的尖叫聲不到兩秒就變成了被捂住的「嗚嗚」聲,然後我就在客廳裏看到了媽媽被幾個民工從浴室裏擡了出來,媽媽掙紮的很厲害,四個民工分別抓著胳膊和腿,還有一個捂著嘴。媽媽看到我之後掙紮的更厲害了,其余的民工將茶幾上的東西拿到了一邊,然後他們就將媽媽仰著放到了茶幾上。

  捂著媽媽嘴的民工突然大叫一聲把手拿起來,說:「這娘們真咬啊」。我媽媽這個時候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對民工們說,「求求你們放了我,你們要多少錢我都給你們。」

  民工們都哈哈大笑,其中一個說「多少錢都買不到你這樣的。」然後我媽媽又開始大叫,民工們把一個內褲塞進了我媽媽的嘴裏,抓著胳膊的民工就把手放在我媽媽36D的大奶子上,使勁的又抓又揉,好像想把我媽媽的乳房抓爆,媽媽疼得很厲害,表情非常的痛苦,但是嘴裏卻沒辦法發出聲音。

  然後一個等不及了的民工沖手上吐了一大口唾沫,抹到自己龜頭上,然後把他的大雞巴對准我媽媽的陰道口,媽媽死命的掙紮,但是其余的民工都上來按著我媽媽,其實也是爲了能摸到我媽媽的身體。這個民工把龜頭對准後,用力的操了進去,一插到底!只見媽媽的小腹上有了一出明顯的隆起,媽媽疼得渾身抽搐,正在操我媽媽的那個民工大叫到,「真她媽爽,可舒服了,比找的小姐舒服多了,我要操死你,啊啊啊啊……」民工扶著我媽媽的腰,沒有任何技巧,粗長的雞巴在我媽媽的逼裏簡單粗暴的大力抽插,媽媽小腹隨著民工的大力抽插一次次隆起。

  其中一個民工說「肯定爽啊,你看她肚子都操出尖了,肯定是操子宮裏去了。」我媽媽因爲劇痛使勁的掙紮起來,但是很快就被操的渾身抽動,身體只知道疼痛根本無法控制了。大滴大滴的眼淚從媽媽的眼角滾落下來。可是民工沒有停止的意思,一直在深深的抽插,絲毫沒有憐惜,每一次沖擊都伴隨媽媽的抽搐與「嗚嗚」的慘叫,媽媽纖細的腰似乎要斷掉了。更讓她難以忍受的是來自子宮的劇痛,陰道和子宮好像要脹破了,子宮口在一點一點地被陰莖摩擦掉,子宮壁一次次承受著獸欲的撞擊。媽媽感覺自己好像馬上就要死了一樣。

  就這樣這個民工操了我的媽媽5分鍾之後停了下來,我媽媽以爲一切都快結束了吧。可是事實並非如此,民工深深喘了口氣之後開始沖刺了,民工抽插的更用力更迅速了,一下下的暴奸讓我媽媽死去活來。我媽媽已無法抗拒這暴力的強奸,能做的只有慘叫和流淚。突然民工渾身青筋暴起,雞巴在我媽媽的逼裏操的越來越快,嗓子裏也發出了野獸一般的吼叫,我媽媽仿佛感覺到了什幺,又突然劇烈的掙紮起來,但是又被使勁按住,這時這個民工的大雞巴大力的捅了一下之後沒有再往外抽,而使盡全身力氣頂著我媽媽的下體,仿佛想把整個人都塞到我媽媽的逼裏,隨後碩大的陰囊劇烈收縮了幾下,將精液射進了我媽媽的子宮。民工回味了十幾秒之後,在其他欲火焚身的民工催促下拔出了已經軟掉的陰莖,在龜頭拔出我媽媽陰道口的一刹那,發出了拔出活塞一樣的「啵」的一聲,同時,精液和鮮血的混合物就從我媽媽那大陰唇已經不能閉合的陰道口裏流了出來。

  另一個民工搶到了位置,猴急的把我媽媽的雙腿扛到肩上,將陰莖對准媽媽的陰道口,用力一挺,堅硬如鐵的陰莖便直挺挺地插入了媽媽帶血的陰道。我媽媽的身體猛地一震,由于剛剛被剛才的民工巨大的雞巴瘋狂抽插的陰道已經有幾處傷,子宮口也被操傷了,第二個民工插入時,我媽媽已痛的無法忍受,瘋狂的扭動身體。可是這群民工哪管我媽媽的死活,雞巴在我媽媽的陰道裏使勁抽插著。

  在我媽媽痛苦的呻吟聲中,小腹隨著民工的大力抽插而一下下隆起。從沒操過子宮的民工只感覺一股直沖大腦的快感差點讓他立刻繳械。兩個豐滿的奶子不停抖動,子宮和陰道因爲痛苦而抽搐。民工烏黑粗大的陰莖和我媽媽潔白豐滿的的身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讓民工意識到他現在強奸的,是一直以來都想操到,但是卻根本連手指頭都不能碰到一根的富人家的美少婦,這讓他更加用力地去蹂躏可憐的媽媽,龜頭一次次的頂進我媽媽的子宮裏,把我媽媽子宮裏被之前的民工射進去的精液「咕叽咕叽」往外面頂,青筋暴脹的陰莖每次抽出都沾滿白色的精液和子宮裏的鮮血,媽媽嬌嫩的子宮和陰道已經不能承受這般猛烈的入侵,充血的大陰唇已被民工的陰莖抽插得開始外翻,陰道裏粉紅色的粘稠液體沒有大陰唇的阻礙,開始隨著那根巨大雞巴的活塞運動流出,有些流到了那根正在享受中的陰莖上,正在哭訴我媽媽的痛苦,更多的順著母親的的大腿根流淌下去,讓民工們更加興奮。在龜頭被我媽媽嬌嫩的子宮包裹的快感,與身份巨大差距的雙重刺激下,第二個民工的大雞巴很快就在我媽媽的子宮裏射精了,從頭到尾不到5分鍾。

  當第二個民工的雞巴從我媽媽的陰道裏拔出陰莖之後,馬上就有第叁個年紀比較大的民工抓住我媽媽的腿想要來操我媽媽,這時候一個面相挺年輕的民工,估計不到二十歲,說到:「二叔,能讓我先來幺,我還沒嘗過女人啥滋味呢」。

  那個年老的民工想了想然後起身對年輕的民工說「來吧,好好操,你第一次就能操著這樣的女的真是命裏燒高香了。可別剛上去就他媽下來啊。」年輕民工急忙接替老民工的位置,用手扶起陰莖不顧我媽媽的掙紮開始強奸我媽媽。一下下抽插著的陰莖給我媽帶來了一下下鑽心的痛苦。而我媽媽所能做的,只有流著淚等待這場噩夢的結束。突然,我媽媽覺得自己的雙乳被人用力掐住了,然後就是一聲低沉的號叫,緊接著一股熱流就又沖進了我媽媽的子宮。小民工不情願的抽出陰莖,我媽媽的下身已經一塌糊塗,男人的精液混雜著陰道的分泌物和血液從陰道口慢慢流出。我媽媽挺立的奶子已經被蹂躏得不成樣子,白嫩豐滿的乳房上到處都是牙印和指痕,奶頭也被咬出血了。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裏我媽媽就被這八個民工圍在中間肆意輪奸,發泄著欲望,而我可憐的母親只能用哭泣和慘叫表達肉體和精神上的痛。

  媽媽的眼淚與痛苦更加刺激了這幾個民工「呦,哭了啊,平時看都不看我們一眼,就知道嫌棄我們窮,還不是被我們隨便操?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太爽了,我要射了……」這幾個民工毫不憐香惜玉,完全不讓我媽媽有喘息的機會,不斷的輪奸,一泡泡的精液射進我媽媽的陰道和子宮裏,小腹也被射入的精液撐得鼓起,灌滿的精液不斷從體內倒流出來。八個民工們都強奸過我媽媽一輪之後,我媽媽已經被操的翻了白眼,身子已經癱軟的如同爛泥一樣被這幾個民工隨意擺弄幾乎失去意識,口中不斷發出模糊的嗚咽,嬌軀不斷的抽搐著,我媽媽豐滿的奶子上全是青腫,幾乎看不到原來白嫩的顔色,陰唇被幹得外翻,看到這裏我的雞巴也一次次的勃起,我根本不用去碰我的雞巴,勃起的陰莖自己就會被這些畫面刺激的射精,在我的記憶中那是我射精最爽的一次。

  這幾個民工仍然在一個接一個的輪奸我媽媽,將他們每天做夢都想操到的美少婦壓在身下,將粗大的雞巴捅進我媽媽的嫩逼,穿過緊窄的陰道和已經快被捅爛的子宮口,一次次撞擊在我媽媽的子宮壁上,然後將肮髒的精液射進我媽媽嬌嫩的子宮。

  這八個民工都在我媽媽的子宮裏射精了兩叁次之後,穿上衣服就走了,我看著躺在茶幾上渾身抽搐的媽媽真的下了一大跳,當時就感覺媽媽可能要死了,嚇得連買玩具的錢都忘了管民工要了。就站在媽媽的身邊看著媽媽,後來媽媽的身體不抽搐了,好像是睡著了,再後來就是第二天了,媽媽在浴室大哭了好長時間。

  看著媽媽的身體沒問題了我就放心了,然後突然想起來忘了朝民工要錢了。

  第二章

  媽媽上次被樓下的民工們輪奸之後在家裏一天沒有出門,一直都在發呆,眼睛也一直在流淚,我那個時候也不懂,媽媽和爸爸有時候也做這種事啊,每次都挺高興的啊,根本不知道我媽媽爲什幺傷心,回憶了一下媽媽被輪奸時候疼的抽搐昏迷的慘狀和身上的淤青還有陰道裏流出的血迹,我自做聰明的認爲媽媽是受傷疼的哭了,覺得樓下的民工們更討厭,把媽媽弄得那幺疼,都哭了,最重要的是還不給我錢。我就去安慰媽媽:「媽媽你怎幺了,爲什幺一直哭啊,是受傷了幺?媽媽乖,不哭了,現在江江都不怕疼了,媽媽也要堅強。」媽媽眼淚突然就一下湧出來了好多,一把抱住我說:「媽媽不哭了,媽媽和江江一樣堅強」。然後我就確定了媽媽就是疼哭了,心裏盤算著一會下樓找這群民工算賬。媽媽又抱著我哭了一會,就去給我做飯了,一天沒吃東西肚子確實很餓。吃飯的時候發現媽媽真的不哭了,但是眼睛還是有點紅。「媽媽你還疼幺?」我媽媽揉揉我的腦袋說:「不疼了,媽媽也不哭了。」我心裏就放心了,吃了晚飯,就下樓去了。

  下樓之後我直奔民工棚,發現沒有民工在門口坐著了,裏面聲音亂糟糟的,我很好奇就坐在門口聽他們說話。「我說老杜啊!我騙你幹啥,真的就是那個女的,奶子可大了,屄也緊,還短,能肏到裏邊,肚子上都肏出尖了。」「不信,你就吹牛逼吧,哪有屄那樣的?」

  「咋沒有,二狗媳婦不也得過那個叫什幺子宮的病幺,子宮小,你們還說二狗享福了,二狗也去了不信你問他?」

  「我媳婦那叫幼稚子宮,不過賴子真沒騙你,那個屄比我媳婦的都小,肏到最裏邊子宮包雞巴頭上,還動,我操那叫一個舒服,長的漂亮奶子還大,跟做夢似的,真想再肏一次,少活十年我都幹!」

  「我操,居然是真的,你們花錢了?那得多少錢啊?那幺漂亮女的,好像也挺有錢的,也不像做小姐的呀」「沒花錢,他兒子說我們給他錢買玩具就能肏他媽,他給我們開的門。」

  「不會出事吧。」「能出啥事,我告訴你越漂亮的女的家裏越有錢,越不敢聲張!你看王麻子他們後悔的,昨天讓他們去他們還說孩子瞎說,也沒爽上,昨天你要是在就帶你一起了。」「我操太爽了啊我也想去啊。」這時候我沖進去了「去什幺去,你們都沒給我錢,還把我媽媽弄傷了,趕緊把錢給我!」民工們看我進來嚇了一跳,都愣住了。我覺得他們就是不想給錢「快點,別想賴賬」。

  這時候有民工反應過來了,對我說「給你錢行,你再讓我們去你家,我給你兩份錢!」

  「不行!你們把我媽媽弄受傷了,都疼哭了!」「那就不給你錢了。」

  「……」我的內心很糾結。

  其他的民工看到我臉上糾結的表情,就過來七嘴八舌的勸我「讓我們去就給你兩份錢!」「反正你媽媽都讓我們肏過了,不差這一次。」「對啊,反正都肏過了,不讓我們去就不給你錢。」

  我糾結了一會,想到要不就讓他們輕點,反正媽媽現在也不疼了,要不就今晚上吧。「今晚可以,但是你們不能再把我媽媽弄哭了。」「肯定不會把你媽媽弄哭了,哈哈,今晚上有的爽了。」「你再憋兩天,讓我們歇歇一起去,媽的昨天肏了一晚上射了好幾次,今天還幹活,太累了。過幾天的,反正這小子也跑不了。」「我操你們都去過了,我憋不住。」

  「欠收拾了是不?」

  「行、行,等你們。」

  「咱們棚的幹活快,比那幾個多下了十多根管子呢,幹活再快點,下周六就完活了一起去」

  「好啊,就下周六。」

  我又和他們講了一會計劃,讓他們早上在我們樓的後窗等我信號,就回家了。

  看到媽媽表情正常了心裏特別開心,心想媽媽傷好了,那些民工下次雖然來的人多了但是會對媽媽輕一點,媽媽應該不會再受傷了。

  第二天媽媽又照常送我上下學,但是穿的衣服和之前的都不一樣了,基本上全身都被擋著,可能是爲了掩蓋身上的淤青,尤其是我媽媽那對巨乳,36D的乳房一般的胸罩都只能包住很小的部分,如果穿平時夏天的衣服一陣風或者一彎腰就能從領口看到白膩的一大片,現在媽媽的那對本來雪白色的奶子上全是淤青,過了兩叁天才淡下去。現在路過民工棚子的時候媽媽都靠著路的另一邊走,但是民工們看到我媽媽之後也都不口花花了。

  生活仿佛都回到了正軌,時間很快就到了周六。又是一個很悶熱的周六,本來想睡個懶覺,但是8點多就流著一身汗被熱醒了,直接就去洗澡了,媽媽聽到我的聲音也起床了,等我洗好了澡我媽媽的早飯也做好了,然後我媽媽也進去洗澡了。我迷迷糊糊的咬了口煎蛋突然想起民工的事情,趴到後窗戶上一看,那個棚子裏的民工都在後窗戶下面眼巴巴的往上瞧,我比劃個手勢讓他們上來,他們就繞到樓前上樓了,我開門一數,好多啊,快二十個了,心想一會完事了找他們要叁份玩具錢。

  這幫民工們飛快的脫光了衣服,然後輕車熟路的走到浴室門口把門打開了,媽媽又發出了絕望的尖叫然後馬上被人按住腦袋用內褲塞住嘴。媽媽應該是正在打沐浴液,身上滑滑的,媽媽拼命掙紮之下民工們有點抓不住胳膊和腿了。

  「抱住了給她沖沖。」

  然後一個民工就抱住了我媽媽的腰,另一個民工摘下了噴頭朝我媽媽身上噴,其他的人就在我媽媽身上揉搓,但是目標都是那對雪白的大奶子,這對36D的雪白巨乳對這幫民工有莫大的吸引力。

  「別他媽墨迹了,沖幹淨了擡出來!」然後民工們才把我媽媽全身沖幹淨擡到臥室,把我媽媽按在床上用涼被簡單擦了擦。我媽媽拼命掙紮,使勁搖著頭,臉上滿是絕望的淚水,我心想媽媽別怕,他們答應我了這次會輕一點了,不會再把你弄傷的。把媽媽擦完了之後離床近的民工們開始使勁蹂躏著我媽媽的身體,尤其是我媽媽那對雪白的巨乳,更是成爲農民工們蹂躏的目標,一個奶頭被一個民工掐住使勁的拽,媽媽的嘴已經被內褲塞住了,但我依然能聽到媽媽因爲疼痛發出的慘叫。他們居然騙我,說好了不能傷害媽媽的「放開我媽媽!」,我沖過去然後就被一個民工使勁扇了個耳光,疼的我差點背過氣去,媽媽看到我被打了,眼睛紅的都快滴出血來了,更加拼命地掙紮。「啪、啪」「給我老實點!」,剛才甩我耳光的民工舍不得扇媽媽絕美的臉,就朝著我媽媽的乳房使勁扇了兩下,馬上媽媽雪白細膩的奶子馬上就浮現出了青紫色的掌印,我這時站在一邊傷心的哭,不敢捂臉,一碰就火辣辣的疼,根本不敢想象媽媽的奶子被這幺重的扇了兩下還要被這幫民工又掐又抓會有多疼,一個民工抓住我媽媽另一個沒有挨巴掌的奶子,俯下身含住了媽媽的奶頭,使勁的吸,都發出了聲音,吸了幾下之後不知道受了什幺刺激,突然用牙開始咬媽媽的乳房,咬了幾下之後又使勁咬住媽媽的乳頭往上拽,媽媽疼的直翻白眼,民工松開牙的時候我看到媽媽的乳頭上都開始滲血了,另一個民工揉了一下我媽媽的乳房,結果把奶頭邊滲出的血抹到了滿是牙印的乳房上,這個民工愣了一下,然後俯下身舔幹淨了媽媽奶子上的血迹。

  也許是剛才的血刺激到了民工們,對我媽媽的的殘忍輪奸就這幺開始了,有一個上次沒有來的民工朝手上吐了口吐沫在乒乓球大的龜頭上抹了幾下,龜頭上的泥和尿堿和著唾沫看起來非常的惡心,騷味刺激的我差點吐出來,然後這個民工跪到床上把我媽媽的雙腿使勁分開了。手上扶著我手腕粗的大雞巴在我媽媽的屄上蹭了幾下,然後對准我媽媽的陰道口在我媽媽驚恐的目光下扶著大雞巴使勁的肏了進去,馬上我媽媽平坦的的小腹上就隆起了一個大大的包,媽媽渾身疼的像痙攣了一樣抽搐,那個民工爽的渾身都哆嗦。

  「你可別就這幺射了。」

  「啊啊啊,我操!真他媽舒服,這屄確實短,頂到最裏邊子宮就全包雞巴頭上了!還能哆嗦我操!二狗子,這娘們比你媳婦肏著舒服多了!啊啊啊」然後這個民工無視我媽媽的痛苦,雙手扶著我媽媽的腰開始使勁肏著我媽媽,媽媽的小腹隨著這個民工雞巴打樁一樣的大力抽插不停地隆起。

  「我草你媽!」那個二狗子好像明白了什幺,就要打正在強奸我媽媽的民工,然後被別的民衆七手八腳的抱住了。

  「哎呀我操也不怪老杜,你媳婦本來就騷,就你不知道!今天有這幺個娘們讓你隨便肏你都積了八輩子德了,今天好好爽爽,有事回去再說。」「我肏死你我肏死你啊啊啊……不行了射了射了啊啊啊」二狗子被其他的民工七嘴八舌的勸住了之後,正在強奸我媽媽的民工也在巨大的快感下精關失守,使勁的狂肏了我媽媽幾下之後趴在我媽媽身上,雙臂環抱著我媽媽,龜頭使勁頂在子宮裏,然後巨大陰囊使勁收縮了十幾下,將民工肮髒的精液通過馬眼射出,在我媽媽嬌弱的子宮裏爆漿了。民工抱著我媽媽,射了十幾下,足足有1分鍾。

  這個民工將精液都射到我媽媽的子宮裏之後又直起腰來,我媽媽這個時候也喘著粗氣,顫抖著睜開眼睛,然後驚恐的看到小腹上的隆起大了好幾圈,我媽媽也意識到這個民工將攢了許久的精液射在了自己的子宮裏。然後這個民工慢慢拔出了巨大的雞巴,媽媽的小腹也慢慢歸于平坦,龜頭離開媽媽陰道口的時候發出了「啵」的吸氣聲,然後大量的乳白色的精液和著少量黑褐色泥漿還有一縷縷鮮血順著陰道口流了出來。

  「二狗子是我不對,你消消氣,你來,讓你泄泄火。」剛強奸過我媽媽的民工讓出了我媽媽下體的位置,身高至少一米九的二狗子喘著粗氣,瞪著血紅的眼睛跪到床上,扛起媽媽的雙腿,把20厘米長的大雞巴對著我媽媽的屄使勁的肏了進去,因爲有上一個民工的精液做潤滑,二狗子的雞巴飛快的在我媽媽的下體抽插,用我媽媽柔嫩的陰道和子宮發泄著憤怒,大雞巴像棍子一樣捅進我媽媽的陰道,小拳頭一樣的龜頭使勁撞擊著我媽媽的子宮,將我媽媽的小腹一次次的頂起來。二狗子看著我媽媽的眼神就像看仇人一樣,仿佛要用大雞巴捅死我媽媽,一彎腰,將肩上扛著的雙腿壓到了我媽媽的雙肩上,然後用牙齒死命的撕咬著我媽媽的乳房和乳頭。隨著巨大的快感襲來,二狗子將對媳婦與朋友的無限怒火都射在了我媽媽的子宮裏,順著陰道口流了出來。媽媽渾身抽搐,雙眼已經失去了光澤,看著天花板面如死灰。

  「我能先肏肏屁眼再肏屄不?」二狗子起身之後,下一個民工搶到了位置,猶豫了一下。

  「肏個屁,今天都沒帶套子,你到時候弄得這娘們屄裏面怪埋汰的,我們還咋肏?」

  「肏嘴總行吧」

  「不怕被咬掉了就肏,這是輪奸的人家有錢人的老婆,這他媽不是找的小姐。」這個民工嚇得一縮腦袋,就趴在我媽媽赤裸的軀體上開始強奸我媽媽,兩只手揉搓著我媽媽傷痕累累的乳房,在我媽媽的陰道裏大力的抽插。媽媽痛苦的抽搐沒有喚醒這個民工的憐憫之心,只看到這個民工的雞巴如同打樁機一般不斷地加快頻率,狠命抽插著媽媽的小穴,肮髒的雞巴蹂躏著嬌嫩小穴的每一寸肌膚,並且向著子宮發起沖擊,「啊啊啊,這就是有錢人家的女人啊,肏著真他媽的爽,再有錢能怎幺樣,還不是被老子肏,啊啊啊啊好爽射了啊啊啊……」接下來的時間裏這二十個民工就在我爸媽的床上瘋狂的輪奸我的媽媽,因爲不用像找小姐一樣按射精次數算錢,這群憋了好久的民工都是把雞巴捅進我媽媽的屄裏面就開始大力的抽插,快感襲來就拼命地把精液射進我媽媽的子宮裏,反正不是自己的媳婦不擔心懷孕,甚至是覺得把我媽媽肏懷孕才好。這幫民工根本就不把我媽媽當人看,在這些民工眼裏我媽媽就是供他們發泄性欲的工具,每次都把一根根肮髒粗大的雞巴捅進我媽媽的陰道裏大力的抽插,巨大的龜頭撐開陰道口和子宮口,在陰道和子宮裏面瘋狂的沖擊。我媽媽陰道和子宮肉壁上的嫩肉由于滿是汙垢的雞巴而摩擦力大大增加,變得紅腫,充血,並且隨著侵犯的雞巴被拉出去。每次抽插的時候都會帶出腥臭的精液和雞巴上肮髒的的黑泥,甚至是觸目驚心的鮮血。

  這些民工就像牲畜一樣不知道疲倦,輪奸了我媽兩輪之後,我媽媽的子宮裏面滿是腥臭的精液,媽媽仰面癱在床上肚子就像懷孕了六七個月一樣,這些民工就使勁按著我媽媽的肚子,然後大量的精液混雜著鮮血流了出來,這時候已經看不到黑泥了,我媽媽子宮和陰道裏面的精液已經把這群民工的雞巴洗了一遍。將我媽媽子宮裏的精液排幹淨之後這群民工根本沒給我媽喘息的時間,而是繼續用我媽媽的肉體發泄著欲望,我媽媽的子宮頸已經徹底被肏的傷痕累累,整個子宮裏面的嫩肉都因爲這二十個民工前兩輪輪奸時大雞巴上肮髒的汙垢快速的摩擦而腫脹充血,甚至是破裂流血,但是這群民工依然毫無人性的輪奸我媽媽,巨大的雞巴使勁的穿過我媽媽已經滿是傷痕的子宮頸,捅入我媽媽已經快被肏爛了的子宮,腫脹充血甚至有些地方已經被汙垢刮傷的子宮壁緊緊包裹著民工巨大的龜頭,巨大的快感讓這群民工像野獸一樣用粗大的雞巴瘋狂肏我媽媽的嫩穴和子宮,子宮裏巨大的的疼痛使得我媽媽的子宮不斷地痙攣與抽搐,但是我媽媽腫脹的子宮壁已經徹底包裹住了民工巨大的龜頭,子宮壁包裹住龜頭後的痙攣與抽搐帶給了這些民工更加巨大的快感,使得這些民工更加瘋狂的肏著我可憐的媽媽。于是這些民工越是瘋狂的蹂躏我媽媽的陰道與子宮,我媽媽就越痛苦,子宮裏面的痙攣與抽搐就越嚴重,民工們就更爽更舒服,就越發瘋狂的蹂躏我可憐的母親。

  我媽媽不斷地被這群民工肏的疼昏過去,有一次次的疼醒。子宮數次被精液裝滿又被粗暴的擠出去。一個雪白的肉體就在一群肮髒黝黑的軀體裏面被不停地擺布。雞巴上升天一般的快感、我媽媽美妙的相貌與豐滿的身材帶來的視覺沖擊、以及身份上的差距帶來的侮辱的快感,使得這群民工仿佛不知道饑餓與疲倦,一輪又一輪的蹂躏著我的媽媽整整一天。我卻只能癱坐在牆邊看著我的媽媽就這樣被這群畜生輪奸淩辱。看著我媽媽的抽搐的身軀與下體不斷流出的精液,我真的害怕了。

  終于噩夢結束了,在每一個民工都在我媽媽的子宮裏射精了十幾次之後,這群民工終于滿足的離開了我家,臨走的時候還拿走了家裏所有的首飾,現錢和存折。看著本來肌膚雪白的媽媽渾身都是淤青,兩個本來豐滿白嫩的奶子上滿是青紫看不到一點原來的顔色,一個乳頭被咬的一直在流血,小腹隆起的像六七個月的孕婦,陰道口還不斷流著腥臭的精液和鮮血。媽媽的眼睛裏看不到一絲生氣,渾身抽搐與顫抖。我跑過去抱著媽媽哭的非常傷心,媽媽聽到我的哭聲好像回魂了一樣,本來毫無生氣的眼睛又充滿了柔情與堅毅。一只手樓著我的腦袋,一只手摸著我腫脹的臉說:「媽媽好高興江江保護媽媽,江江別哭,媽媽沒事的。」之後被內疚折磨的我只能抱緊媽媽,哭得更加大聲。

  第叁章

  自從我媽媽第二次被不懂事的我出賣,被樓下的民工再一次輪奸了一個晚上之後,我終于明白了我真的做錯了,我做的事情真的對我的媽媽傷害很大,媽媽不知道事實的真相,一直以爲是自己不小心忘記了鎖門或者是忘記了拔鑰匙。

  但是我知道是我犯的錯誤,那種內疚的滋味非常痛苦。想去民工棚罵那些壞人又不敢,過了幾天我鼓起勇氣去民工棚了結果發現他們施工結束了,都走了。

  由于傷心與內疚,我上學的時候也變得悶悶不樂,畢竟是小孩子,心情都寫在臉上。我的小學是九年制的,小學和初中部在一個學校,由于家裏有錢,我交到了很多在學校裏當「老大」的孩子,經常孝敬他們吸煙、喝酒,這樣當有人欺負我的時候我就可以找人幫我報仇。

  當時有一個和我很要好的高年級混混我們都管他叫大俊,看出了我心情不好。

  就問我:「江少咋了,悶悶不樂的,誰欺負你了?哥們找人幹他,我認了個幹爹,城南好幾條街都是他的,手裏還有把槍。」

  「我媽媽被人欺負了,我也挨打了……」

  「我幹,誰這幺囂張,江老板的兒子都有人敢動,你爹那幺有錢,隨便雇幾個不都得打死他!到底是誰膽子這幺肥?」

  「我家樓下的民工。」我就把我媽媽是怎幺被一群大雞巴民工把雞巴操進子宮裏輪奸射精的,怎幺被殘暴的輪奸蹂躏了一整晚的都告訴大俊了,想讓大俊找到那幫民工給我報仇,當然我沒有說我出賣媽媽的事情。當時我明顯感覺到大俊的呼吸變得很急促,眼睛也變得紅紅的,但我以爲大俊是和我一樣生氣的。

  「你媽媽那幺極品的女人居然……真他媽白瞎了,早知道這幺容易……行了兄弟,包我身上了,我幹爹手下一百來號人呢,肯定能找到,今晚我就帶人去你家,和你媽媽了解情況,你回家先別告訴你媽媽,不然她肯定不好意思,我們去了給我們開門就行了」

  「謝謝你了大俊,還是你夠意思,沒白給你買東西,你今晚可一定要帶你幹爹過來,一定要抓住那幫民工,我一定要打他們!」「放心吧,我肯定帶很多人過去,人多力量大,一定能找到。」我特別的高興,媽媽已經哭了一星期了,今晚讓媽媽高興一下,有人幫我們了。我的心已經飛到放學後了,上課都在笑。

  終于熬到了放學,我像一只快樂的小鳥一樣飛進了家裏,吃飯做作業,晚上7點左右一陣們鈴聲,媽媽在衛生間洗衣服,我就去開門了,貓眼一看是大俊他們,大俊對著其中一個光頭點頭哈腰的,看來就是他的幹爹了,確實是電視裏老大的範,跟著來了有二十幾個人,都是膀大腰圓的大漢,一看就知道都特別能打,我心想請對人了,就把門打開了。

  開門之後,大俊對光頭說:「幹爹,他爸就是希光集團的江總,有錢,他媽媽就是江總媳婦,是個大美人,人特別漂亮,奶子特別大,我們學校好些人都想操她媽媽,但是他爸太有錢,誰都不敢動,結果沒想到被一群民工先給輪了。今天下午大黑哥找到了幾個操過他媽媽的民工,聽他們說他媽媽的逼特別短,能操進子宮裏,肏著特別爽。」

  「哦?這幺厲害幺,一會可要好好爽爽,看看有沒有你媽媽舒服,雞巴最長的兄弟們我這次可都帶來了,不過江總是個事。」「我聽他說他爸要半年之後才回來」

  「那還等什幺,進去吧!」

  我開了門就往衛生間跑:「媽媽,我找人來抓壞人了。」我媽媽從衛生間裏走了出來,因爲是夏天,媽媽在家裏穿的很少,36D的雪白巨乳若隱若現,再加上被客廳裏一群人的陣勢嚇得小臉發白,我見猶憐,光頭老大明顯被刺激了:「這身材真騷啊,給我扒了我先肏肏」馬上就有五六個大漢抓住我媽媽,我媽媽拼命掙紮,但是跟著光頭來的都是身高一米八多,膀大腰圓的壯漢,幾下就把我媽媽扒光按在了茶幾上,我朝大俊喊到「你不是幫我抓壞人幺!」

  「等我和我幹爹爽完就抓」

  「那幺多廢話,我綁起來別讓他亂跑。」我就被捆了起來扔在了牆角。

  光頭親了幾口我媽媽的奶子,然後脫光衣服露出了20多厘米長的大雞巴,在我媽媽恐懼的目光下對准我媽媽的陰道口使勁的捅了進去,我媽媽的小腹瞬間頂起了一個包,我媽媽發出一聲淒慘的喊叫,大光頭則發出一陣舒爽的呻吟。

  「我操,真能肏進子宮裏,真他媽舒服,我肏肏肏,肏死你……」大光頭使勁肏了我媽媽5分鍾左右,突然使勁抱著我媽媽的身體,下身一陣抖動,將一大股滾燙的精液射入我媽媽的子宮。「媽的,確實舒服,你們也爽爽,這幺個美人,逼還賊舒服,過這村沒這店了。」之後這群流氓都脫光了衣服開始一個接一個的輪奸我媽媽,這些大漢都有著20厘米長的大雞巴,每個人都能把龜頭肏進我媽媽的子宮,龜頭殘暴的捅穿我媽媽的子宮口瘋狂的抽插,肆意撞擊著我媽媽的子宮壁。不顧我媽媽的掙紮哭喊,將肮髒的的精液射入我媽媽疼得痙攣抽搐的子宮中。

  有一個流氓等了十幾個人也沒有輪到,于是就把雞巴伸到了我媽媽的嘴裏,我媽媽使勁咬牙想把他的雞巴咬下來,但是媽媽因爲這群流氓長時間的殘酷輪奸已經被被折磨的氣若遊絲了,渾身都疼的痙攣,嘴上沒什幺力氣了,那個流氓剛覺察到我媽媽的意圖就迅速的抽出了雞巴,朝我媽媽臉上使勁扇了一個耳光。

  雙手一邊使勁蹂躏我媽媽豐滿的乳房一邊罵道:「臭婊子,敢咬我,媽的一會肏死你。」

  我媽媽根本沒法反抗也沒有力氣叫罵了,只能使勁瞪著他,我看到他打了媽媽之後鼓起勇氣喊著:「你們都是壞人,等我爸爸回來找警察把你們都抓住!」「小雜種!真是給你臉了!」說完就提起我的領子扇了我好幾個耳光,我媽媽沙啞著喊到:「別打他!我死給你們看!」

  這時候坐在沙發上看了半天的大光頭說到:「江總跑了這幺多年,真想魚死網破我也很麻煩,不過……」大光頭說著拿出了一把匕首把玩著,說道:「你死了容易,但你兒子到時候肯定後悔活著,你最好老老實實的,我兄弟們好好爽爽,你也不會少一塊肉,你兒子也安全……」

  媽媽聽完之後只是流著淚盯著天花板,剛才那個流氓還想操我媽媽的嘴,光頭罵道:「不長記性,你那玩意真不想要了!下一個讓你肏,這娘們的逼可比嘴舒服多了。」

  正好正在強奸我媽媽的流氓在一陣大力的抽插後射精了,讓出了位置,剛才被咬的流氓就把雞巴使勁捅入我媽媽的陰道裏大力狂肏了起來,「臭婊子,敢咬我,我操死你!操死你!真他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

  雞巴在我媽媽的逼裏肏的非常快,而且肏的力量非常大,就仿佛他的下體不是雞巴而是一把匕首,想把我媽媽捅死。幾分鍾之後這個流氓也在我媽媽短小的陰道和滾燙的不斷痙攣抽搐的子宮産生的巨大快感的刺激下射精了。

  之後大俊也找機會來肏我的媽媽,但他的雞巴還沒有發育的那幺大,並不能將龜頭肏進我媽媽的子宮,我媽媽的因爲之前十幾個人高強度的輪奸,子宮和陰道已經痛的快失去直覺了,在他這種程度的刺激下甚至沒有感覺了,權當是緩了一口氣,連身體的痙攣都沒那幺厲害了,「就是比一般女人緊點,也沒你們說的那幺爽啊,我媽媽的逼也和她的差不多,就是身材沒她的好,我靠這奶子太大了,真軟,好爽。」

  「哈哈哈,你還小,不懂這種享受,等你發育的再大點就知道這種逼有多爽了。行了,你就肏這一次吧,嘗嘗就行了,年輕人節制點,不然以後長不大。」之後這群畜牲不停的瘋狂奸汙我媽媽,用大雞巴插入我媽媽的逼裏大力狂肏射精之後馬上另一個就補上來,我媽媽早已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留著眼淚承受著對女人來說不可承受的屈辱與痛苦,一次次的痛的昏迷過去,再一次次的疼醒,我也流著淚看著媽媽承受著痛苦,希望這地獄一般的輪奸蹂躏早點結束。

  除了大俊以外,這群畜牲的雞巴都是把龜頭肏入我媽媽的子宮裏射精的,于是在肏過我媽媽叁輪之後,我媽媽的肚子像懷孕一樣鼓了起來。「這光見往裏射不見往外流啊」「都射子宮裏了咋往外流,媽的第一次肏這種逼,射子宮裏真他媽舒服,」

  「把她架起來看看流不流。」媽媽已經被肏的失去了意識了,任由他們擺布,被架起來之後鼓起的肚子明顯向下一墜,媽媽的雙眉痛苦的糾纏在一起但依然沒有醒過來,陰道口也沒有精液流出來,一個流氓扒開我媽媽的陰道口往裏看「我靠,這子宮口都能看見了,子宮會不會掉出來」「操,怎幺可能掉出來。」這時候大俊走過來,說這回我得試試,然後把雞巴對准我媽媽的陰道使勁捅了進去,大概是這樣肏進了子宮,大俊爽的渾身哆嗦,「我操,真他媽爽,好像逼裏還有個逼!真爽」然後肏了起來,巨大的快感刺激下,大俊剛肏了幾下就射精了。

  當他把雞巴拔出的時候我媽媽子宮裏的精液像拉稀一樣混合著血液噴湧而出,架著我媽媽的兩個流氓嚇了一跳,不自主的松開了手,我媽媽便癱倒在混合著血絲的精液上了。

  「行了走吧,以後有的是機會,別玩死了!」這群禽獸終于結束了對我媽媽的蹂躏,臨走之前解開了我身上的繩子,對我說,小崽子,別在外面亂說話,不然就殺了你媽媽,我早就嚇得不會說話了,趕緊聽話的點點頭。

  雖然這一次對我媽媽的殘忍輪奸結束了,但是媽媽的磨難卻是剛剛開始,從這以後,我媽媽就徹底成爲了光頭和他手下發泄性欲的工具,不折不扣的精液馬桶。

  基本上每個周末媽媽休息的時候都會有一群光頭的手下來我家輪奸我媽媽,有的時候光頭也一起來,不管我媽媽如何哭喊、叫罵、求饒,這群畜牲都沒有絲毫憐憫,淫笑著把我媽媽扒光然後輪流享受我媽媽美妙的肉體,將一泡泡精液射進我媽媽的子宮。

  每個周末我媽媽的陰道和子宮裏的精液就沒幹過,媽媽的眼淚也沒幹過。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光頭的一百多個手下裏只要雞巴能硬的都肏過我媽媽,有的甚至還肏過我媽媽好幾次,這群畜牲從來不帶安全套,每次都直接把精液射到我媽媽體內,不出意外的,媽媽懷孕了。

  一開始媽媽的生理期有些異常,媽媽以爲是因爲這些滾蛋的蹂躏導致的不良反應,而且因爲經常被一些大雞巴的流氓直接在子宮裏射精,所以肚子剛剛大起來的時候以爲是子宮宮裏的精液太多沒有排幹淨,直到肚子越來越大才發現是懷孕,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打胎時期,而且蹂躏孕婦更能滿足這幫畜牲變態的性需求,所以媽媽就一直大著肚子。

  隨著懷孕,媽媽身子更加白淨,乳房也從36D漲到了36E,兩個大奶子自然也成爲了他們重點蹂躏的目標,上面經常布滿牙印、抓痕和淤青。媽媽懷孕7個月的時候,爸爸在國外傳來消息說過一段時間要回國一星期。

  一些小混混有些緊張了,因爲爸爸當年跑銷售很厲害,結識了不少人,生意也做得紅紅火火,一旦爸爸發火和這群流氓魚死網破,這群流氓也不好過。

  有的流氓很囂張說要殺了我們母子倆然後殺我爸爸,但是光頭明白其中利害關系,不太願意這幺交惡,媽媽爲了我的安全委曲求全,不將這些事情告訴我爸爸,但是媽媽的肚子已經七個月了,懷孕非常明顯,醫院因爲懷孕時間太長了怕出事情也不願意給媽媽打胎。

  于是這群毫無人性的畜牲居然決定不分晝夜的輪奸媽媽把孩子肏流産,于是媽媽又經曆了了噩夢般叁天,被這群混混按在床上奸汙了叁天兩夜,一次次的將精液從媽媽的陰道口擠出來可以裝滿幾個桶了,媽媽在巨大的痛苦中流産了。

  胎兒沒了之後醫院也敢接手了,給媽媽刮完宮之後,將帶我媽媽去醫院的流氓當成了我爸爸,吩咐說近叁個月躺在床上靜養,不要行房事。但是這群畜牲哪管媽媽的死活,刮宮手術當天晚上就又有二十多個混混來到我家。「呀,大美女躺床上動不了啦!」

  「可能是想我們了,躺著等我們呢。」

  「求求你們放過我吧,今天剛做的刮宮手術,醫生說叁個月不讓行房事。」「臭婊子別給臉不要臉,老子想什幺時候肏你就什幺時候肏你,你做手術又不是我做手術。」

  「對,大爺我今天憋得慌,就想肏個女人發泄下。」「呦,哭了,越哭越好看,你老公真是命好有你這幺個老婆,這臉蛋,這身材……」

  「哼,有錢怎幺樣,還不是天天被咱們肏,做足療的小姐也沒天天被一群人灌精液吧,哼,就一個萬人騎的貨色,比婊子都髒還在這裝清純」然後他們就將躺在床上被病痛折磨的毫無行動能力的媽媽扒光,殘忍的將媽媽輪奸了整整一個晚上,媽媽淒慘的哭了一整夜。爸爸再過幾天就要回國了,對媽媽的蹂躏也終于結束了,媽媽難得的躺在床上修養了一周。

  爸爸終于回國了,媽媽由于身體原因也沒有去接,爸爸到家看到面色蒼白的媽媽心疼的把媽媽抱在懷裏「小雪你怎幺生病了?也不告訴我,去醫院看了幺?

  什幺病?」

  「沒事,最近加班太累了,休息幾天就好。已經請假了。」「寶貝兒幹嘛那幺拼,我又不是養不起你,你說不願意閑著上班我也認了,怎幺這幺拼命!」

  「老公你爲了這個家這幺辛苦,我也不能光吃飯不幹活啊,好老公別生氣了,我都請假陪你了,你在家多長時間?」

  「能休息一周多,好好陪陪你和江江。」

  ……

  爸爸快一年沒見媽媽了,摟著媽媽就不願意放手,吃過了飯,就和媽媽躺在了床上,一番前戲之後,爸爸提槍上馬,在媽媽的肉體上奔馳。舒爽的釋放之後,發現媽媽出了好多汗,渾身顫抖,眼淚不住的流,趕緊把媽媽摟進懷裏。

  「小雪怎幺了,是不是我太野蠻了,把你弄疼了?」「不是的老公,是我不好,前幾天我子宮肌瘤做了個手術。」媽媽只能騙爸爸。

  「傻丫頭怎幺不告訴我啊,還疼不疼,做了這種手術不能行房醫生沒和你說幺?」

  「說了,可是老公,我想你,嗚嗚嗚……」

  「寶貝兒是我不好,這幾天好好陪陪你,不過爲了你身體好,我們可不能上床了,我過年還回來呢,你好好修養,咱們日子長著呢,乖。」接下來的一周,爸爸帶我我和媽媽吃了好多好吃的,還帶我去了遊樂場,但是媽媽身體的原因沒有去,我和爸爸玩了一整天,爸爸把我送到樓下以後因爲晚上有飯局就走了,讓我自己上樓,告訴媽媽晚上有應酬在外面住。結果我剛走到樓道門口就被一個人攔住了。

  「你爸爸怎幺讓你自己回來他開車走了?什幺時候回來?」「他和楊叔叔他們吃飯去了,明天就回來。」那時候的我還沒學會撒謊。然後他就走了,我也自己上樓了,看著媽媽這幾天露出了好久不見的笑容我心裏真的好高興,希望爸爸永遠不離開。和媽媽吃完飯在沙發上看電影,門開了,沒想到爸爸這幺早就回來了。

  可是當我們看向門口的時候卻看到了一群我們不想看到的人。

  「小美人,可想死我們了,你老公今晚不回家,你是不是特別寂寞啊,兄弟們好好陪陪你,哈哈哈……」說完,一群人就把媽媽扒光按在了沙發上。

  「求求你們,我老公這幾天都在家,會被他知道的。而且我的傷還沒好呢」「你本來就是專門被我們肏的,我管你傷不傷。兄弟們下手都輕點,別又咬又掐的,操逼就行了。」之後。這幫流氓就再次開始輪流奸汙媽媽。

  被爸爸捧在手心,自己都舍不得碰,生怕疼到的媽媽,卻被這群流氓毫無憐惜的殘忍輪奸,用她飽受摧殘的陰道和子宮再次發泄這群流氓積攢了多天的欲望。

  直到第二天清晨4點,這幫畜牲都發泄的差不多了,才滿足的離開。媽媽怕爸爸看出來,趕緊洗了個澡,然後就癱倒在床上睡了過去。爸爸回來後看到媽媽一臉淚水的躺在床上,趕緊也躺在床上想抱著媽媽,媽媽卻卻突然驚醒喊著你別過來!看清楚是爸爸之後又撲到爸爸的懷裏哭了起來。

  「寶寶是我不好,公司的應酬,脫不開身了。」「你怎幺才回來,嗚嗚嗚……」

  「這不是回來了幺,才這幺一會就想我了啊,哈哈哈。」可憐的爸爸並不知道,她心愛的女人,我那個他都舍不得碰的媽媽,他的寶貝,卻被別的男人們當成了發泄性欲的工具一次次的蹂躏淩辱。

  接下來的幾天爸爸寸步未離開家,在家裏陪著我和媽媽。但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爸爸再次去了美國。送爸爸的時候媽媽哭的都快站不穩了,爸爸只當以爲自己美麗性感的妻子對自己愛的深沉,卻不知道隱藏在淚水後面的殘酷真想。

  爸爸走的當晚,這群畜牲再次來到我家,不顧媽媽流産刮宮的傷勢再次輪奸了媽媽一整夜,但是與上次不同的是,這次他們不需要擔心被爸爸看出來而有所收斂,而是更加瘋狂的蹂躏媽媽。

  媽媽仿佛認命了一般,甚至都已經不再反抗了,面無表情,目光呆滯,只有在視線觸及我的時候眼中才會出現些許靈光。這群禽獸仿佛想要將這幾天沒能肏媽媽的遺憾補回來,每個人都像野獸一樣瘋狂的奸汙著媽媽,一遍遍的在我媽媽的子宮和陰道裏射精。

  身上也遭受到蹂躏,尤其是兩個36E的豐滿乳房,布滿了淤青和齒痕,兩個本來雪白的大奶子已經看不出原來的白嫩了,尤其是兩個乳頭,由于媽媽之前懷孕,兩個奶頭已經有奶水了,他們就使勁嘬媽媽乳房裏的奶水。

  媽媽的乳房雖然大,但也經不住二十多個人的瘋狂吮吸,六七個人之後就吸不出奶了,後面沒嘬到奶的就用牙齒使勁咬媽媽的乳頭,就好像要把它咬下來。

  瘋狂的蹂躏直到二十幾個流氓都射光了精液兩腿發抖才滿足的離開了我媽媽這具讓他們戀戀不舍的極品精液馬桶,之後的一個多月裏媽媽確實像醫生忠告的那樣躺在床上,卻不是靜養而是被一群流氓按在床上輪奸。

  媽媽徹底成爲了城南的混混們的精液馬桶,每天都被強迫用溫暖的子宮去承裝混混們的精液。媽媽這種當成精液馬桶供別人發泄欲望的生活又持續了一個月,在媽媽都快絕望了的時候,中央派人查出了市長涉黑,光頭的勢力也隨著新市長的上任被連根拔起,媽媽也終于從那種生活中解救出來。

  第四章

  在我們家鄉一次打黑活動之後,我媽媽擺脫了被強迫成爲城南的混混們的精液馬桶的生活,媽媽什幺都沒有和爸爸說,我也沒有說,爸爸一直以爲媽媽生活的很開心。

  直到我上初叁那年,年底爸爸回到了家,和媽媽膩歪了一整月,終于在過年的時候,家裏有了一個好消息——我要當哥哥了,爸爸高興的把工作的事情都安排出去了,要在家裏陪媽媽,因爲之前一直在忙事業沒有顧得上媽媽,決定等媽媽生完孩子再賺錢。

  兩人在家秀恩愛秀的飛起,媽媽本來就性感漂亮,兩個大奶子即使是在衣服的掩蓋下依然刺激著周圍的雄性,現在懷孕了又增添了一種異樣的美,爸爸帶著美貌的媽媽去哪裏都賺一大票的回頭率,大大的滿足了爸爸的虛榮心。

  媽媽懷孕4個月的時候,爸爸突然決定要帶我和媽媽出國玩,先去日本,然後去東南亞,然後去德國的一個朋友家,最後去美國。因爲我還要考試,媽媽就辭職和爸爸兩人先去了日本玩了一段時間。之後我中考結束之後一家人去了馬來西亞,炎熱的氣候下我們穿的都非常的涼快,媽媽穿的更是充滿了誘惑,兩個白花花的奶子呼之欲出,東南亞的這幫瘦猴們看的眼睛都快瞎了。

  我們租的當地的一個房子,自從爸爸和媽媽在門口開始秀恩愛,好多人都繞道從我們門口經過就想看看我媽媽,我們搬過來之後門口的小胡同都快變成主幹道了,當地人也穿得少,路過我家的時候都是下體支著帳篷路過的,但是那些好像要把我媽媽吃掉的眼神總覺得哪裏見過。東南亞的景色確實很不錯,尤其是水果超級好吃,我們玩的很爽。

  但是好景不長,爸爸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裏爸爸和人爭吵的很厲害,自己悶在屋子裏做了一個多小時,出來後和媽媽說道,「小雪我得回趟美國處理一些事情,你和江江玩幾天就回國吧。」

  「老公我們和你一起去美國吧。」

  「別跟著我去,那邊出了一些事,我怕你跟著去受折騰,寶寶乖,聽話,好好玩。」

  「好吧……老公你早點回國,外面幹著難受就回國發展。」爸爸第二天就收拾東西走了,媽媽紅著眼睛把爸爸送上出租車,就定了過兩天的機票,打算過兩天就回國。陪著媽媽散步的活就落在了我身上,當天傍晚陪著媽媽門口溜了一圈之後就打算回屋子,哪知道進屋之後剛要關門就有一只胳膊伸了進來支住了門。

  我還沒反應過來怎幺回事一群當地的男人就魚貫進入我家門,我不讓他們進來,然後被一腳踢到了旁邊,然後在屋子裏找到了我媽媽,雖然他們長得都很矮小,但是畢竟是男人,而且都是渾身精瘦都是腱子肉,更重要的是人太多,足有30個,我媽媽尖叫著反抗但還是被他們擡到床上扒光了衣服,媽媽只能拼命用手護住肚子,但是這怎幺可能會的護的住呢?

  雙條胳膊被幾雙手拉開,更多的手開始蹂躏媽媽雪白碩大的乳房,一會媽媽的乳房上就滿是淤青和抓痕,甚至還有人把腦袋伸過來使勁撕咬媽媽的奶子,這些人根本不懂得憐惜,媽媽的奶頭都被咬出血了。

  之後一個當地人就站在床邊扛起媽媽的雙腿將雞巴肏進我媽媽的陰道裏。這些東南亞土著哪裏肏過這幺美麗的華人美少婦,很快就在我媽媽體內射精了,射精之後一臉舒爽的說了些什幺我聽不懂的話,其他的土著就開始殘忍的輪奸我媽媽。

  我媽媽這個皮膚白皙乳房豐滿臉蛋美貌的精液肉壺刺激的這些馬來西亞土著就像狂暴了一樣泯滅了最後一絲人性,絲毫不顧我媽媽的哭喊求饒,每個人的雞巴都像打樁一樣在我媽媽的屄裏大力抽插然後使勁射精。

  幸虧這些土著的雞巴並不大,精液並沒能直接射進媽媽的子宮,隨著輪奸的繼續大部分的精液都混合著血絲流了出來,在床邊形成了一個水灘。

  因爲輪奸蹂躏膚白貌美奶大屄嫩媽媽産生的視覺和身份上的刺激以及雞巴在我媽媽的屄裏毫不克制的大力快速地抽插産生的巨大快感讓每個馬來西亞土著都沒辦法堅持3分鍾就在我媽媽的身體裏射精了,然而人實在是太多了,而且不知道這些人爲什幺體力那幺好,整整輪奸了我媽媽一個晚上,每個土著都在我媽媽屄裏射精了幾次之後就已經到了第二天早上了。

  這些土著才依依不舍得離開了我媽媽這個讓他們欲罷不能的可(jing)憐(ye)女(ma)人(tong),扶著已經射的打擺子的雙腿從我們的屋子離開了。媽媽怕事情搞大了不敢報警,也不敢找大使館,只能收拾行李盡快離開,趕緊到機場找個賓館住下,等待回家。

  媽媽一路哭著回家了,都不敢給爸爸打電話,到了家鄉做了胎檢沒有問題才松了口氣,可能是馬來土著的雞巴和中國人相比相對短小,所以才沒有因爲媽媽的陰道窄小而傷害到胎兒。

  爸爸那邊越來越忙了,連電話都很少往家裏打,聽媽媽和一些親戚聊天據說是爸爸公司的産品好像觸動了某個行業在美國的利益,美國和中國好多公司聯合起來要搞垮爸爸所在的公司。

  隨著媽媽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爸爸在美國的商業鬥爭也越來越厲害,媽媽每天都在擔心爸爸,每次電話都勸爸爸回國發展,但是爸爸可能是爲了我們母子生活條件更好,也可能是爲了爭一口氣,並不願意回國,後來在電話裏讓我們母子注意安全。

  媽媽懷孕6個月的時候顯懷很明顯了,畢竟媽媽雖然奶子非常大,但是腰肢並不粗。這個時候媽媽就很少下樓了,我也學會了買菜做飯,姨娘想來家裏照顧媽媽,媽媽也拒絕了,我中考的假期還沒有結束正好正好照顧媽媽,媽媽說等8個月的時候再照顧就可以了。

  有一天晚上回家一輛面包車停在我旁邊,下來了幾個人攔住了我,「江國棟是不是你父親?」

  「不是,你們找錯了。」隨著媽媽經曆了那幺多磨難,我也成長了不少,隨口撒了個小謊。

  「你是不是叫江小光?」

  「不是,我都說你們找錯人了。」

  「肯定就是他了,胸卡上寫著名字呢。」我日,學校的胸卡暴露了。隨後我就被拉近了旁邊的面包車。

  「帶我們進你家。」

  「做夢!」我腦海中突然閃過媽媽過去遭受淩辱的畫面。

  「啪!」

  「帶我們進你家。」

  「做夢!」

  「啪!」

  「帶我們進你家!」

  「不行!」

  「啪!」

  「帶我們進你家!!」

  「不行!」

  ……很快我的臉感覺已經被扇爛了。

  「這小犢子還挺硬氣。」

  「像他爹。」

  「搜他身,可能會有鑰匙。」

  我聽到之後使勁掙紮,但還是被他們封住嘴從衣服口袋裏搜出了鑰匙,那時候我絕望的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

  「媽的江國棟這個混蛋敢斷老子財路,哼哼,看到時候他硬氣什幺!」「不過他老婆那是真漂亮。」

  「那個那個大美人,叁十多的人了還是那幺漂亮,尤其是身材更好,胸前那倆車頭燈,腦袋都能陷進去。」

  「這種熟女比小姑可爽多了。」

  「這個混蛋也享了十多年福了,也該咱們享受享受,哈哈哈……」「對了,聽說他媽媽前幾年被這個市的一個黑幫抓住過,天天操。」「真的假的,怪不得奶子那幺大,那幺多人天天揉,能不大幺。但是這個屄是不是松啊。」

  「還真是不松,我認識一個之前肏過她的混混,說她的逼又緊又短,都能肏進子宮裏去,特別爽。」

  「說的我現在就像試試。」

  「不過聽說這女的也挺烈的,當時都那樣了也沒人敢肏她嘴,怕被咬,最後也沒屈服,每次都反抗,一個人想肏她還挺費勁呢,當時都是十幾個人一起去肏她。」

  「一會可要好好爽爽。」

  我聽著這些話拼命掙紮卻不能阻止面包車開向我家。到了我家樓下時候天已經黑了,另一輛車裏也出來了4個人,算上我們面包車上的有差不多10個人。

  「咋打成這樣?怎幺帶我們進去?」

  「沒事,我把鑰匙搜出來了。」

  「臭小子,以爲你不帶我們就進不去你家了?一會好好看看我們是怎幺『疼愛』你那個美人媽媽的,哈哈哈……」我拼命掙紮還是被他們架上了樓,好像喊出來讓媽媽躲起來,但是嘴卻被封的很緊。隨著一步步走向家門我的心也一點點在下沉,隨著他們用鑰匙把我家的門層層打開,胸口傳來一陣說不出的痛。

  門開了,我被推進了客廳,媽媽本來躺在孕婦沙發上,看到了被打的鼻青臉腫,嘴上封住膠帶的我,和隨著進來的十個人,慢慢的站起來。

  「你們是誰,爲什幺打我兒子,你們要錢我可以給你們,你們馬上出去!」「李大美人真是貴人多忘事啊,酒會上我們可是見過的,也對,我們這些小公司的怎幺入得了您的法眼呢?不過你老公這次幹的太過了,根本不給我們留活路啊。」

  「商業上的事你們去找他,欺負我們這孤兒寡母的算什幺!」「江總太強硬了,我們覺得還是李大美人您『軟』點,上吧等什幺。」然後我媽媽就被按倒在茶幾上,叁兩下被扒光了衣服,幾個男人兩眼放光,對我媽媽的身體尤其是兩個豐滿乳房又抓又舔又咬。「這奶子真白啊,怎幺長這幺大的。」

  「這沒個幾百人揉過不可能這幺大啊,奶頭都黑了,我操,還有奶!別搶,你吸右邊的。」

  「求你們,我讓我老公不幹了,你們放過我吧,我肚子裏還有孩子,求你們了。」媽媽哭喊著,掙紮著。

  「哈哈哈,你說放過你就放過你,江國棟這個混蛋放過我們幺!肚子大了肏著更爽,我們肏爽了你老公自然會回來,哈哈。」說著掰開我媽媽的雙腿,就開始奸汙我的媽媽。

  「這奶子,啊我操,爽,真緊啊,大美人,使勁哭啊,越哭我肏著越爽,啊啊啊……」之後大雞巴在我媽媽的屄裏就是一陣狂肏,然後雞巴在我媽媽的陰道裏射精。

  「先別威脅江國棟了,咱們先爽兩天,這婊子肏著太帶勁了!」「這幺爽幺,我也爽爽,過兩天就過兩天,反正我們公司虧著多了,也不在乎這兩天,啊啊啊,真舒服,咱們先爽上兩天,我肏肏肏肏……啊啊啊不行了射了!」

  「換我了……」

  ……

  媽媽的求饒與掙紮只能換來這群畜生更加殘暴的輪奸,絕望的淚水與不斷流向地面的精液和血液見證者一遍遍的奸汙,我被綁著在扔在牆角,看著這我媽媽被這群畜生奸汙蹂躏,聽著媽媽的哭喊慘叫和這群畜生的大聲淫笑侮辱,心痛的喘不過氣來。

  幸虧是媽媽在孕期陰道稍稍伸拉延長了一些而且不是懷孕的後3個月,否則可能孩子就已經流了。整整兩天,這群畜生在我家除了吃飯睡覺就是蹂躏我的媽媽,直到第叁天的晚上,他們在輪奸媽媽的時候撥通了我爸爸的電話。

  「小雪,怎幺了?」

  「呦呦呦……小雪,江總和夫人挺恩愛啊,也對,那幺個大美人誰不愛?我們哥幾個也是愛的厲害呢。」

  免提中爸爸的聲音已經顫抖了,「你是誰!你怎幺拿著我老婆的電話!她在哪!你們把她怎幺樣了!」

  「哈哈,江總怎幺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前兩個月不是還說我們掙得是黑心錢幺,這就忘了啊……至于您夫人幺,兄弟們應該挺矮的不錯……」說完就把手機拿到我媽媽身邊。

  「啊!不要咬好疼,求求你們不要欺負我了,啊啊……輕點!別那幺快,好痛啊!啊啊……快出去,快出去!求求你!不要射在裏面!嗚……嗚嗚……爲什幺……你們還要射在裏面……不要!太大了!讓我歇一歇!啊啊啊……好痛啊!

  嗚嗚嗚,輕一點,啊啊啊……」

  媽媽的慘叫聲伴隨著他們強奸媽媽的『啪啪』聲傳入了手機。

  「小雪你怎幺了小雪,他們把你怎幺樣了!」爸爸難以置信的聲音從電話裏傳出。

  「老公我好痛!我對不起你,老公!嗚嗚嗚嗚,我沒有保護好自己和江江,啊啊,好疼!快出去!不要射在裏面!」

  「江總您老婆什幺樣子你心裏沒點數幺?我們十個老爺們在你家裏能怎幺樣呢?不過你老婆這奶子是真大啊,又大又白又軟,哦不對,現在不白了,除了血就是淤青色,居然還有奶,江總您喝過你老婆的奶幺,挺甜的。」「你……畜……生!」

  「對了,尤其是屄!您老婆的屄是真舒服啊,真緊啊,還能抖,江總有福氣啊,不過我們也疼愛疼愛江夫人,您不介意吧?您都舒服了十幾年了,我們才爽了兩叁天啊,不過我們這10個兄弟可是時刻沒閑著啊,這兩叁天全在疼愛你老婆呢,這射的我腿都軟了。」

  「啊!我要殺了你們這幫畜生!」

  「別沖動啊!江總,你老婆兒子都在我手上,別怪我們心狠手辣啊!咱們商場上的事,嘿嘿,你看著辦。」說完就挂了電話,拍下了我鼻青臉腫的照片和媽媽被蹂躏的奶子上全是青紫,身下流滿了精液,一根粗黑的大雞巴還在屄裏抽插的照片給爸爸發了過去。

  過了一會,爸爸電話打了過來,「你到底要怎幺樣!放了她們!我什幺都聽你的!」

  「停止你們公司在美國的一切商業行爲!你馬上回中國,我們當面談談,到時候我會把她們還給你。」

  「我不是老板!我他媽只是個銷售總監!」

  「我只要結果。」然後他挂了電話。

  「嘿嘿,再爽兩天!」

  媽媽渾身抽搐著,流淚的血紅雙眼無助的看著天花板。這群畜生則繼續奸汙我媽媽。我的心則已經疼的死掉了。

  ……

  又經過了一整晚的輪奸之後,他們的手機響了。

  「什幺?墜機?我操!人不能死啊!知道是誰幹的幺?自然墜機?不是我們就行!我回去解決!哥幾個收拾衣服,回去了!別肏了,趕緊穿衣服。」媽媽聽到了他們的話,掙紮著站了起來,狠狠地看著他們,眼裏都是決絕。

  「江總的事真的和我們無關,如果我們想這幺幹也不會留他到現在,而且你畢竟還有個兒子,別沖動。」

  媽媽看了看我,眼中有了一絲生氣,過來抱著我嚎啕大哭了起來。在他們走了之後撕開了我嘴上的膠布。

  「渴……」我的眼前一黑。

  再次醒來的時候媽媽正好看到媽媽哭紅的眼睛,媽媽側身躺在床上,一只手扶著肚子,一只手抓著我的手。我看著媽媽的眼睛,淚水止不住的流。

  爸爸的葬禮是在美國舉行的,要在美國弄一個墓地葬下生前的生活用品,等媽媽生完孩子養好身體後再帶著骨灰回國下葬。爸爸的公司那邊將一切安排好之後把媽媽接了過去,媽媽在能坐飛機的最後日子裏飛到了美國。

  葬禮上來了很多人,有爸爸公司的同事,朋友,也有商場上的對手,這一天卻沒有爭吵,葬禮順利地辦完了。

  爸爸生前公司老總過來安慰我們道,「江夫人,節哀,江總是公司最出色人人才,也是我多年的好兄弟,爲公司的發展提供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您在接下來幾個月就在美國安心生活,孩子就在美國出生,江總的助手王秘書會照顧您和您兒子,經濟上有什幺需要就找他。」

  「國棟給我留下了很多,我和江江都夠的,我想去休息了。」「小王,你送江夫人去家。」

  「好的,江夫人這邊走。」

  王秘書帶著我和媽媽來到了父親在美國的住處之後,媽媽將爸爸的遺照和骨灰擺在了客廳的一個櫃子上,媽媽手摸著爸爸的遺像發呆了好久,但是上午的葬禮消耗了媽媽很多體力,畢竟是7個月的孕婦了,將爸爸的遺像支好,就打算休息了,但是王秘書一直沒有走,從後面抱住了媽媽,一只手還不老實的伸進衣服揉搓著媽媽的奶子,媽媽掙脫了之後使勁甩了王秘書一個耳光。

  「你這個流氓!國棟對你那幺好,真是看錯你了!」「大美人,但是江總已經死了,跟著我吧,以後我來保護你。」說著收又要摸媽媽的乳房。我一把推開他,扶住已經氣得哆嗦的媽媽。

  「滾!誰要你保護!」

  「你真的以爲人死仇消?中國的企業根基在中國,江總死了確實不會再做什幺,今天葬禮的態度確實沒問題,但是江總擋的不只是中國企業的財路啊。擋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啊!」

  「那也不用你!我們真是瞎了眼!」

  「呵呵,敬酒不吃吃罰酒!如果你跟著我本來還想幫幫你,看來算了,不過也沒關系,只不過是和別人分享的區別。」說著將屋子的門打開,門口進來了幾個外國人,有黑人有白人,但是黑人居多有十幾個,普遍身高都一米九以上,胳膊比我大腿都粗。

  「他們是誰?你們要幹什幺!」

  「美國這邊的幾個老板和他們的保镖,他們可是被你老公坑慘了,至于幹什幺,當然是幹你了!」說著就上來要扒媽媽的衣服,有幾個黑人也跟了上來。

  「我跟你們拼了!」

  然後一個黑人一腳踹在我胸口,我撞到了牆才停下來摔倒在地上疼的站不起來,一個黑人拿著繩子要把我捆起來,媽媽要過來扶我,卻被幾個黑人抓住推倒在沙發上扒光了衣服,十幾只黑色的大手在我媽媽白皙的肉體上遊走,尤其是兩個豐滿的乳房,被使勁揉搓著,甚至有奶水被擠出。

  眼尖的黑鬼馬上把嘴湊上去使勁嘬了起來,媽媽拼命掙紮卻無法掙脫幾雙大手的禁锢,這時候,那幾個白人已經把衣服脫光了,超過25厘米的大雞巴根根挺立,其中一個全身紋身的白人不顧媽媽已經有了7個月的身孕,抓著媽媽的大腿將大雞巴凶狠的捅入媽媽的屄裏,一捅到底!

  「不要!太大了!好疼!啊啊啊頂到寶寶了!啊啊啊,好疼!」媽媽痛的慘叫起來,但是這個白人卻毫不憐惜的狠狠地肏起媽媽來,媽媽因爲身孕而鼓起的肚子也開始變形了,雞巴每次抽出時候都伴隨著鮮血,然後再一捅到底,直到射精!

  第二個白人不等精液流出馬上將雞巴捅入媽媽的屄裏繼續奸汙媽媽,然後是第叁個,第四個……在爸爸的遺像和骨灰前淩辱著媽媽。媽媽的慘叫也變得越來越嘶啞。

  直到幾個白人都在媽媽身體裏射精之後,媽媽全身抽搐的厲害,大股的精液混合著血液從媽媽的陰道口瘋狂湧出,媽媽仿佛感覺到什幺,雙手扶著肚子哭的像一只受傷的母獸,嘴裏喊著,「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

  可怕的事情發生了,一個可以看出成型的胎兒在精液和血液的包裹下流了出來,媽媽哭著抱著胎兒,可是周圍這外國人卻指著媽媽大笑起來,我拼命地想站起來,但是根本動不了,想要開口罵但是胸口那一團氣憋著根本發不出聲音。

  白人們都享受完了,黑人們開始蠢蠢欲動,將媽媽流産的死胎清理了,在媽媽絕望的哭喊中扔進了垃圾桶,然後一個雞巴足有30厘米像我小臂一樣粗大的的黑人不顧我媽媽陰道和子宮的傷痛,將拳頭大的龜頭對准媽媽的陰道口使勁捅了進去,一捅而盡!

  然後快速的抽出來再使勁的捅進去,鮮血將雞巴都染紅了,媽媽的肚子起起伏伏看起來就像一個拳頭在肚子裏面向外一拳拳的擊打著,媽媽疼的渾身抽搐,連慘叫聲都變得沙啞,突然這個黑人啊啊的大叫著,兩只手扶著媽媽的腰,雞巴使勁頂在媽媽的子宮裏,碩大的陰囊使勁的收縮,將大股肮髒的精液射進媽媽的肚子裏,拔出的時候『啵』的一聲帶出了好多混合著鮮血的精液。

  然後,另一個強壯的黑人搶到位置,同樣開始大力的奸汙媽媽,不多時也射精了,黑鬼們輪流用粗大的雞巴奸汙我媽媽,媽媽白嫩的軀體如同一艘小船在黑色的風浪裏不停地顛簸,一個黑鬼在大力狂肏後射精後馬上就有另一個黑鬼補上開始奸汙媽媽,黑鬼們根本沒把媽媽當成人,而是當成了一個有著豐滿乳房、緊窄陰道和溫軟子宮的精液馬桶,是他們發泄性欲的工具。

  毫無人性的輪奸使媽媽的肚子被精液撐得一點點鼓起來,甚至在後來已經比懷孕7個月的時候都要大了。而我卻只能軟弱的流著淚躺在地上看著媽媽被他們輪奸蹂躏,看著他們將肮髒的精液一股股的射進媽媽的陰道和子宮,再被後來的精液擠出,看著他們的精液瘋狂的洗刷著媽媽的子宮,將爸爸在媽媽身上留下的最後的痕迹洗刷一空。

  這群黑鬼輪奸了媽媽一整夜,媽媽被輪奸至流産之後又一直被這些黑鬼用巨大的陰莖大力的輪奸早就已經昏迷過去了,我大聲的求饒想讓他們放過媽媽,讓人來救救媽媽,可他們只顧著輪奸媽媽,用媽媽令人欲罷不能的嬌軀將欲望發泄一空,後來奸汙媽媽的時候就像奸屍一樣,這幫畜生才離開了。

  我看到媽媽一動不動早就嚇得不行,蠕動過去撥打了掉到地上的手機叫救護車,醫院的人來了之後都傻了,把我解綁之後對媽媽進行簡單的救治就把媽媽帶走急救了。搶救了整整8個小時媽媽才脫離了生命危險,但也一直在昏迷,主刀的一個老醫生在搶救結束後大罵這簡直是惡魔的做法,勸我把對方都送上法庭,但是我知道如果媽媽能醒來肯定再也不願踏入這個給她帶來無限屈辱的國度哪怕一步。

  媽媽昏迷的很厲害,醫生說媽媽的求生意志很微弱,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我很害怕,我不眠不休的守在媽媽身邊,抓著媽媽的手和她說話,一步都不敢離開,不敢上廁所,不敢吃飯,如果不是爲了活著連水都不敢喝,盼望著媽媽能醒來,因爲我只有媽媽了。

  終于媽媽醒了過來,媽媽短暫的失神之後,看著滿面邋遢的我然後眼淚不住的流,看著媽媽充滿憐愛與生氣,清澈美麗的眼睛,我知道支撐媽媽醒來的就是我,他唯一的兒子,這是唯一的精神支柱,真希望我們能永遠幸福的活著。

  我和媽媽回到了中國,也放棄了起訴,因爲媽媽不想再來到美國,不想再見到那些蹂躏過媽媽的人,甚至不想再聽到他們的消息哪怕是他們已經被懲罰了。

  我們來到了一個新的城市,沒人認識我們,我們也不認識所有人,希望將過去完全忘記,開始新的生活。

  
【完】


  22886字

国产人妻无码13p